故乡,远离三十年

最美是故乡,三十年前的宣传片,而今看的泪影婆娑。说长不短的时间,物是人非的景象,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是还没有上学的时间,渴望九毛一趟的公共汽车,而且还很准时,来回开行时间都在上午,当然我们用的是另外一个名字“班车”,印象中司机是一个很温和的老头。记得每次搭班车主要是去城关在单位上工作的幺姑家或者舅舅家,但对于小屁孩来说主要的目的在于到心中的大城市县城城关看看耍耍见见世面,那里有五毛的冰棍一块钱的方便面在等着我们。

等车的马路边离家还有十五分钟左右的上坡山路,可一般对于小孩子的我们特别是马上要搭车的我们基本十分钟就跑到了。等车处本是一个老林场,百米直道两头便是弯路,加上森林茂密,所以往往会有闻声轰轰不见车的意境,而那种状态对于急不可耐要搭班车的小孩来说更是心情搅动,特别是以为车到站了而自己还在十米之外路下边的小路上飞奔的时候,心情甚是着急火燎。

片中另一土蛮味道的场景是满山跑的狩猎,在我们土家族是“赶仗”。一到农闲时分特别是冬天下雪,便是赶仗的好时机,邀三五成群的好友,带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土铳,呼唤着汪汪叫唤的山狗便出发了。收获会有各种,常见的是野猪,偶有白狸子,至于獐子那是稀罕之物,而野鸡山鸡却不屑一顾。

当然,片中的一枪一个准并不多见,更多的时间是空手而归,而最遗憾的是见着了猎物却失手让它溜走的“事故”,往往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也是回家饱饭之后谈资笑料最多的时候,各种真实境况使用略带夸张吹嘘的手法进行描述出来,引起欢笑阵阵。如果很不幸你是那次事故中失手的枪手,那么很荣幸你将成为下次甚至下几次赶仗活动中同行之人善意取笑的对象。

赶仗

赶仗:三五成群的山狗是标配

地处石灰岩地区的故乡天然溶洞众多,各种怪峰奇石经大自然长时间的雕琢形成石林奇观。小时每天上学是一趟单边八里来回十六里的山路,虽然而今不可想象但当时并没有觉得有多辛苦,相反是乐趣无穷。每天有永远钻不够的各种山洞,爬不完的各种怪石头,往往是每天四点放学,磨蹭到六七点才到家,有几回还将书本忘于路上,引得父母的责骂,可下回依然如此。

现在,那条上学路已经被命名成为一个景区叫“白鹿石林”了,由“天山”、“独寨子”、“白岩区”、“吊水岩”、“瓦场河”以及一个早就废弃的人工拦河坝用于当时的小水电开发等连续景观组成,当然这些之于小时的我们是无关紧要的。唯一对于小孩的我们重要的是今天哪里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山洞,明天哪里又找到了一个从未去过的新石墩,而穿梭游玩其中最常做的游戏却是“打仗”,当然往往最不合群的那个小伙伴便是当“敌人”最多的时候。

白鹿石林

白鹿石林:石头的天地

对于片中长时间提到的柴埠溪,实有不输张家界的灵韵,那句“南有张家界,北有柴埠溪”倒并不算夸张。不大的地理区域内千峰叠翠,怪石嶙峋,悬崖峭壁随处可见。我家虽然离柴埠溪不远,但真正得以游览却是在十年之前。一去才知道,对于拥有严重恐高症的我来说,着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鼓着兴致走过一段几乎临空的山边小路,却又要马上通过两边摇晃下边深不见底的吊桥,满心的恐惧和四周绝佳的风景形成鲜明的对比,记忆深刻。

但小时候印象更加深刻的,永远是哪首贯穿片中始终的“天造地设的柴埠溪”的歌。并不华丽夸张的唱法,质朴细腻的表达了当地淳朴山民对家乡的热爱,也一度成为故乡母亲口中的摇篮曲。

柴埠溪

柴埠溪美景

故乡永远是每个人心中最温馨的港湾,高兴时,悲伤时,故乡永远在那个地方等你。年岁的增长,也更能体会到回不去的故乡,其实更多的是回不去的过去,终归成记忆。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却也发现,失去了不少,得到的不多。


除非特别声明,文章均为牛会飞的博客原创,遵循署名-非商业使用-相同方式共享授权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blogfei.com/hometown-thirty-years-ago/

已有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