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猕猴桃的一些事儿

鉴于猕猴桃被歧视的“小水果”地位和市场中对国产猕猴桃的种种偏见,作为一个与猕猴桃有半搭子渊源的伪资深人士,觉得有必要写这么一篇科普小文章,让国人记住一些东西,明白一些事理。

猕猴桃是个什么鬼

猕猴桃不是个什么鬼,如果要搞清楚它的前世今生来龙去脉的话,那么我可以画一张图来简单的表述一下。

猕猴桃属(Actinidia)

从科学的角度,猕猴桃们并不孤单,总共包括约54个不同物种,再往下分,物种变成变种们,那总共可以有75个之多,当然再往下的意义不大。外行看热闹,你就多瞅瞅那些个花红叶绿果肉鲜艳的外表就好了,真个比市场上卖的要丰富的多呢。

Kiwifruit-varieties_full_size_landscape

猕猴桃果肉颜色多样性

不过,目前为止真正开发利用的猕猴桃物种主要是中华猕猴桃(A. chinensis),包括中华猕猴桃变种(A. chinensis var. chinensis)和美味猕猴桃变种(A. chinensis var. deliciosa)两个种下单元,市场上多见的黄肉和黄肉红心猕猴桃多属于中华猕猴桃变种,而绿肉猕猴桃多属于美味猕猴桃变种。

此外,毛花猕猴桃(A. erientha)和软枣猕猴桃(A. arguta)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开发,所谓的BabyKiwi便出自后者。所以说呢,各种猕猴桃资源的开发应用潜力仍然巨大。

商品猕猴桃曲折驯化史

首先要简单科普一下,所谓的人工引种驯化,其实就是一个人工干预条件下的选择过程,自然界的东东成千上万参差不齐,而通过这么一个选择过程,有的还加上那么一丁点儿人为的改良(咱不提转基因哈,猕猴桃们不需要),从而筛选出人类自己易于管理种植,产品品质易于被消费者接受的所谓优质基因和基因型。所以,人工引种驯化,所有的大田作物和园艺花卉果树均适用,当然也包括动物。

那么,说到猕猴桃,却是一个非常曲折心酸的流亡史。这里,需要先着重声明一点:几乎所有的猕猴桃原始资源都源自中国!那谁新西兰和意大利们都没有!都没有!都没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以可以说新西兰选育和卖的那个商品猕猴桃不错,但不要说新西兰的猕猴桃比中国的好!

不过,比较悲哀的是,咱大中国可能由于地大物博的缘故,几千年来任由猕猴桃们在各山山寨寨乱长,却不见真正的引种驯化和商业化品种(1978年以前的大概状态)。所以,大家长久的印象是国产猕猴桃需要等到放软了再吃,甚至国产猕猴桃不好吃,可能就源自这种无真正人工驯化,长期习惯于食用野生猕猴桃的参差不齐的结果。

1904年,一个新西兰的女教师伊莎贝尔(Isabel Fraser)探访她在湖北宜昌(这就是我开头提到的渊源,咱是宜昌人么)苏格兰教堂从事传教工作的妹妹,直接或间接的从英国著名植物采集家威尔逊(Ernest H. Wilson)获得一小袋猕猴桃种子,并于1月回国带到了新西兰。

顺便提下这个威尔逊,其在1899至1911年间曾四次来中国进行大规模植物采集和经济植物发掘,可以说是获(lue)取(duo)了大量的中国植物资源到英国。

WilsonWalkingstick

在中国野外工作的威尔逊,图片源自The Arnold Arboretum of Harvard University

那么正是伊莎贝尔的一小袋种子,使其在新西兰一个并没有丝毫猕猴桃原始资源的国家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形成了以‘海沃德’为首的在世界范围广泛推广种植的新品种,成为猕猴桃引种驯化和产业化的发端。

那么从1904年到现在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世界猕猴桃的产业发展包括几个重要阶段:

1904–1924 猕猴桃在新西兰开始引种驯化;

1922–1926 猕猴桃嫁接苗进入市场;

1930 新西兰第一个真正意义的猕猴桃果园建立;

1950 猕猴桃商品化生产;

1959 新西兰建立猕猴桃商业品牌;

1970年代 猕猴桃规模产业化开始;

1970至今 世界范围内的猕猴桃产业兴起。

在这其中,我国猕猴桃产业的真正发展是源于1976–1978年开始国内各科研单位和地方政府联合进行的猕猴桃资源大普查。而在此之前,基本是野生直接食用为主,仅有的栽培也是庭院栽培为主。

很明显,相比新西兰的猕猴桃发展,我们晚了近70年,从而也就造成了现在的尴尬。不过而今咱们猕猴桃产业也在奋起直追了,这些暂且不表。

所以呢,不要歧视咱国产的猕猴桃,也不要过于崇洋媚外的去只购买新西兰、意大利们生产的猕猴桃。本质上,没有多大差异,从商品品种品质的角度,而今一些国产品种也是相当的好了,可能真正决定的因素在于国人的惯性购买思维和经销商的逐利性。

猕猴桃的价值及未来

猕猴桃们的具体营养价值就不在此啰嗦了,其最拿得出手的当然是维生素C的含量相当的丰富,此外其富含膳食纤维、多种矿物营养和清肠健胃的功效也得到了广泛的青睐。

prodect_kiwi_pi

猕猴桃高营养密度

这里着重提下营养密度(nutritional density)的概念,可以简单理解为从一种食物中一次性获得多少种营养成分。那么不夸张的是,猕猴桃们的营养密度在果蔬类名列前茅甚至在有的科学实验比较中认为最高(当然取决于比较的对象)。

那么另外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的一位老先生,一辈子做猕猴桃研究,而今八十有余奔九十的古来稀啊,可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无人可比,问起原因,答曰每天一枚猕猴桃。

最后再扯一下猕猴桃的经济价值。目前农民们种植猕猴桃,亩均8000–10000元的利益实属稀松平常,达到20000左右的也很多,如果懂行的,再想想其他作物一亩能获多少钱便会笑而不语了。

另外,猕猴桃们平地山地坡地都能顽强的活下去,属于不挑食的主儿。所以特别适合当前的扶贫经济和山区经济。这不,习大大到湘西转悠,还特意赞赏了红心猕猴桃经济价值高,味道好。而恰好红心猕猴桃是国产猕猴桃的代表之作。

所以呢,国产猕猴桃们不应该受到太多的歧视。同时,也应该鼓励大家多食用猕猴桃,美容养生延年益寿的么。


除非特别声明,文章均为牛会飞的博客原创,遵循署名-非商业使用-相同方式共享授权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blogfei.com/something-about-kiwifruit/

暂无评论